当前位置: 主页 > 金骏眉 > config={"common":{"bdSnsKey":{},"bdText":"","bdMini":"2","bd内容

config={"common":{"bdSnsKey":{},"bdText":"","bdMini":"2","bd

2019-04-04 14:56 作者:PK10计划 来源:凤凰CP团队 次阅读

我喜欢喝茶,从年轻时起就喜欢。四十多年来,自己喝掉的茶叶,粗略算算,四五百斤总是有的。

年轻时,喜喝绿茶。自己掏钱买的第一杯茶,是在杭州灵隐寺外的一个茶摊上。花了五毛钱。当时的五毛钱还是蛮值钱的,约占了我月薪的六十六分之一。至今还记得,茶摊的那个老头,高提水壶,细长的壶嘴,对着玻璃茶杯,开水急速冲下,十几片茶叶旋即升降腾翻,一阵清香飘起。我接过茶杯,那杯茶很热,五月的杭州也热。我轻啜细品,入口亲和,滑润清甜,顺喉而入,额头上已然微微沁出汗来。顿时,人就觉得滋润而熨贴,通体舒泰。那茶真的是好,水也好。龙井茶以“色绿、香郁、味甘、形美”闻名,虎跑泉水清冽、甘甜、醇厚;西湖龙井虎跑水,被称为西湖双绝。袁宏道《虎跑泉》诗中曾赞虎跑泉水与龙井新茶,“汲取清泉三四盏,芽茶烹得与尝新”。那年我虽只有20岁,竟也尝得了那个真真的“新”。从那时起,黄山毛峰、六安瓜片、太平猴魁为主,庐山云雾、洞庭碧螺春等有名的绿茶,以及不属于绿茶的铁观音、大红袍、冻顶乌龙等,都是喝过的。那时喝绿茶,贪恋那沁人心脾的清香与舒爽的口感,也喜欢看那嫩绿的茶叶在水中绽放旋转沉浮的妙姿。彼时的喝茶,如同彼时年轻的人,尚易为“色”所迷所惑矣!

步入中年,渐渐转向了红茶。说起来,喝红茶,有点偶然。因常出差,住酒店。偶尔的一次,试着泡了杯酒店里免费的立顿袋装红茶。从那起,竟喜欢上了红茶的香气芬馥,汤色鲜亮。喝红茶,需用紫砂壶。恰巧去宜兴考察,参观了位于丁蜀镇的“中国宜兴陶瓷博物馆”,考察了制壶厂,就在那个厂的样品陈列室,买了第一把壶。后来,又陆续添置了几把壶,分别泡不同的茶。从宜兴回来后,依照行家指点,先用开水煮,再分别用茶叶、豆腐、白糖加水煮那把壶,是谓“开壶”。开了壶,泡的第一壶茶是祁门红茶,人们习惯称之为祁红。祁红香气清新持久,似果香又似兰花香,国际茶市上将其叫做“祁门香”。泡好的祁红,汤色红亮,滋味醇厚,回味隽永;可谓既有“徽行天下”的浓艳,更有“安居乡里”的醇香。正山小种,金骏眉、滇红等等,也都喝过。喝金骏眉,是在福建永定土楼里的农家厅堂上,第一次喝此茶,也是第一次见识此茶。其外形细小紧密,伴有金黄色的茶绒茶毫,泡出来的汤色金黄,入口甘爽。主人以金骏眉热情待我,其情难却,离开时购了些许,以示答谢。金骏眉浓郁醇和的香,使我迷恋了很久。此阶段的喝茶,味正为要,悦目的“色”,此时,已大大逊色了。

人渐渐地老了,始喝普洱熟茶。初时,只在深秋至开春这一较冷的时段喝,渐渐扩展到中秋至五一节,再后来,全年都喝普洱茶了。引得老伴也弃了多年的绿茶,每天下午,必与我一道,一盏一盏地享用“下午茶”。第一次正儿八经地喝普洱茶,是在2010年10月的云南丽江。之前,图省事,都是泡在保暖杯里,走到哪,找个杯子,倒些出来,兑上开水喝。那次,我们进了束河古镇一家皮货商店。店员憨厚的模样,使我们几个人围着树墩状的茶几,放心地坐了下来。茶几上,现成的茶具,一应俱全。店员娴熟地取茶、洗杯、醒茶、斟茶,忙而不乱。小伙子请我们用茶,一再声明,坐下来,歇歇脚,解解渴,买不买东西没关系。在那坐了至少四十分钟,喝了人家那么好喝的茶,能不买点东西吗?有买了一条皮带的,有买了双鞋的,我买了个皮包。皮包早不知弄哪儿去了,却还记得那好喝的普洱茶。自那回来后,也学着正儿八经地洗杯、醒茶、泡茶喝了。有人说,喝普洱茶就是在品读时光。是的,泡一壶越陈越香的普洱茶,香气冉冉,过往的时光,曾经的苦涩,也慢慢沁出了芬芳。心思用在了品读时光与生活趣事上,茶之“色”也就不那么在意了。况且,在意也没用,老眼昏花的,视色无睹了,还是闭目品茗的好。

品茗,离不开泡茶。我泡茶,讨厌繁琐的泡茶工序。有些令人眼花缭乱的茶道茶艺,大多都是表演,没人的时候,他或她独自饮茶时,还会那样一招一式地来过吗?我以极简单的方式泡茶。取茶量视饼茶或散茶而定,基本上以覆盖壶底为宜,四分之一量之温烫开水入壶,晃动壶身,使之通体皆有热烫感,稍顷,沥尽壶中水,用其洗茶盏,倒掉;壶内续满滚水,等待三二分钟,壶内板结的饼茶应浸饱了滚水,若是散茶,干萎的茶丝也必定舒展开来了;此时,倒出的茶水,有些许稠的感觉,释放着浓郁的香气。水真乃是万物之灵,精神萎顿的茶丝也在水中获得了新的生命,并将这获得新生的欢喜,尽情释放融解于水中,传递给人类,使人们在这看似简单至极的过程中,体味到无穷的乐趣与幸福。

推荐阅读: